專欄

當前位置: 首頁 > 專欄

面對難堪提問 “主佛”躲閃回避

發布日期:2018-12-29

*********吹噓自己是比釋迦牟尼、耶穌還高幾百倍的大佛,“法輪功”內部則尊之為“宇宙主佛”(見下面的截圖)。*********喜歡“講法”,還經常在法會上現場回答弟子的提問。有的弟子問得刁鉆,往往讓“主佛”難堪。*********聲稱“我有一切能力”(《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我什么都做的到”(《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然而面對難堪提問,*********只能躲閃回避,迅速抽身。

“法輪功”媒體稱*********為“宇宙主佛”

有一次,弟子問:“我們會見證最后的大審判嗎?”*********沒好聲氣地呵斥:“不要師父說什么,就執著什么。別管它,做好自己該做的。”(《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就在這次“法會”上,*********自稱首次公開提出“大審判”這一概念,并吹噓說大審判原先“那一層的安排都不算了,最后是我來決定怎么辦”。既然如此,說明*********對“大審判”的時間、內容、步驟等都有決定權,那就應該知道何時進行“大審判”,也就必然能推出弟子能否見證“最后的大審判”。然而,當弟子提出自己會不會見證它時(實際上就是問自己能否活到彼時),對此“突襲”毫無準備的*********根本無從正面回答,便蠻橫無禮地斥之為“執著”,以此迅速抽身。顯然,*********在到底能不能決定“最后的大審判”這一問題上,已經自相矛盾了。可以想見,提問的弟子心里極不服氣:就準你為師的信口胡說,弟子順著你的話問一句,怎么就是“執著”呢?“牛皮好吹,攤子難收”。說什么“別管它”,*********大概早就忘記了讓弟子見證最后輝煌的承諾了(參見2001年8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當然,未必是真的健忘。退一萬步說,就算確有“最后的大審判”這回事,*********也無法正面作答:回答“不會見證”吧,弟子必大失所望;回答“會見證”吧,弟子必會追問何時、以何方式見證,那將令*********更為難堪。

還有一次,弟子提問“有些佛教徒對師父《轉法輪》第七講談到釋迦牟尼佛的故事不理解,說查遍《大藏經》都查不到,因此影響他們對大法的理解。”*********回答說:“對呀,我能講出一切法來,我能講出天上一切佛、一切神的一切來,我能講出釋迦牟尼佛的過去、現在與將來,都是經書上沒有的。……別管那些常人的說法。”(2005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弟子公開質疑*********胡編亂造“釋迦牟尼佛的故事”,并指明已由佛教徒證實“查之無據”。*********不學無術而又要自詡淵博,想必當時對提問者徑直朝著自己的知識盲點“下刀”極為難堪和惱怒,又不便當眾發作,于是就將佛教徒的嚴謹考證貶為“常人的說法”,吹噓自己講的是佛教經書上沒有的。可又怕較真兒的弟子窮追不舍,瞄準自己的知識盲點再生枝節,便用“別管那些常人的說法”截斷弟子繼續質疑的話頭,讓自己迅速脫身。

最后,讓我們回到*********的原話上來。

“不要師父說什么,就執著什么”這一呵斥十分蠻橫,你*********讓弟子“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那就意味著“師父說什么,就執著什么”是你提倡的呀,怎么又否定它呢?*********吹牛撒謊沒底線,一旦被戳穿,就惱羞成怒,遷怒于質疑他的弟子。這就是邪教教主的惡品!

“我能講出一切……都是經書上沒有的”(詳參上文)這句話,一來說明*********狂妄自大,二來說明*********等于承認了自己是胡編亂造,不僅不以為恥,反倒引以為榮。完全是一副潑皮無賴的嘴臉。

*********如此邪乎,當然是貨真價實的邪教教主,這種人不遺臭萬年才怪呢。

文章來源:大美黑龍江   作者:
分享到: 0
相關新聞
聯系我們

信箱Mail :[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 :[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

黑ICP備15006614號-1 哈公網安備2301000200443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者證件號 : 黑B2-20160070

黑新網備 許可證編號:2332015001

關注我們
  • 最美龍江微信號

云南快乐十分出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