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生漂泊 為愛而流浪的三毛

導語

三毛,一位普通的女子,卻有著不普通的人生經歷,她是文壇中的一枝獨秀,半生漂泊,為愛而流浪,她用文字展現著自己內心的孤寂。她的一生都是走在追求自由的道路上,流浪遠方。她與荷西的愛情也令許多人為之動容。三毛的作品與獨特的人格氣質,影響了整整一代人的精神生活。她走了,留下了太多疑問,無人能夠破解,20多年了,人們并沒有因為她的離去而遺忘她。反而這20多年來,人們一刻不停地去求索和感嘆她浪漫和傳奇的一生。


大美黑龍江 供稿:海潮 編輯:裴漢
半生漂泊 為愛而流浪的三毛
   一、風塵中走來的女子:三毛

三毛,一個美麗、瘦弱的東方女子,懷揣著浪漫,流浪遠方。54個國家都留下了她風一樣的足跡……她曾經愛過很多人,但最終她依然孤獨,她的浪漫與純情讓許多女子為之模仿和向往,撒哈拉這個地方也因此被許多人所知曉。她一生作品甚多,無聲無息的走入了無數人的生活,讓人們有了希望和目標,但遺憾的是她最終卻沒能走出自己的人生枷鎖。

1、三毛的另類童年

    三毛,原名陳懋(mào)平,祖籍是在浙江省定海,父陳嗣慶是位成功的律師,母繆進蘭。陳平1943年出生在重慶,家里排行第二,上面有一個姐姐叫陳田心,比陳平年長3歲,下面有二個弟弟陳圣和陳杰。抗日戰爭勝利后跟著父母搬到南京,再遷回到臺北。陳平在臺北入讀是中正國民小學,1954年考入臺灣省立臺北第一女子中學。童年的陳平總是喜歡撿拾別人丟棄的物品把玩,還很自得其樂。 【詳細】

  

在陳平初二的時候,數學常得零分。至第二學期陳平發現,數學老師每次小考都是課本后面的習題。為了不要留級,陳平把題目背下來,小考一連考了六個一百分。老師懷疑她作弊,于是便重新出了題目叫陳平作答,結果她得到零分。老師當著全班的同學面,用毛筆在她的眼睛上畫了兩個代表零蛋的大圈,來羞辱陳平。于是陳平第二天在教室昏倒,從那時候起,她脆弱的心靈開始出現了嚴重的障礙,以后自己經常逃學到公墓看小說,后休學。第二年又復學,仍然經常逃學到圖書館去看書,最后正式退學。當時,小學生受體罰很常見,但她就是不接受,自尊心很強,說不愿上學就不愿上學,真的不去。父母最后只能接受、認同。

陳平從小和一般孩子不太一樣,思想、說話、語言能力,都很杰出。從小英文就講得好,后來到德國還考到德語老師的正式執照。陳平不上學后,先和邵幼軒學畫,她學畫的天分非常高,隨手畫花、兔子都很生動。如果她一直從事學畫,應該是不錯的畫家。

2、三毛與她的“橄欖樹”

不要問我從哪里來/我的故鄉在遠方/為什么流浪/流浪遠方/流浪。三毛的《橄欖樹》是那樣的令人回味,記得她自己是這樣評價的:“橄欖樹不是代表和平,那是一個人一生的追尋,每個人都要有自己的夢。”橄欖樹就是三毛追逐的夢想。她的一生是絢爛的。夢想的追逐與綻放,都是她生命里最華美的樂章。“我做任何事都是用生命去做。”正如她自己所說,她是這樣一個作家—一個用生命去創作的作家。 【詳細】

三毛的創作有著濃厚的主觀意向性和“自敘傳”的色彩,她把一己的喜怒哀樂、悲歡離合很自然地融進她的眾多“故事”之中。在她的眼中,少女的迷茫與感傷、撒哈拉的壯闊與美麗、異域風情的神秘與追求以及自己與丈夫荷西的真摯愛情都是她筆下美麗動人的故事。三毛在《橄欖樹》中尋找著,所以她要遠走他鄉,要不停地走向遠方。這是一個詩人在行走,是精神的漂泊者在大地流浪,是為了尋找心靈的故鄉。

 

為了天空飛翔的小鳥/為了山澗清流的小溪/為了寬闊的草原/流浪遠方/流浪。三毛要尋找的是心靈的自由,小鳥、小溪、草地,這是她的精神家園。一個詩人,她的家園不是大都市,不是密集的高樓,不是喧囂的人群,不是豐富的物質生活。她,在孤獨中拒絕這些,身在鬧市,她的心靈飛翔的是小鳥、小溪、草地。這才是一個人真正的自由,三毛就這樣行走著,從南到北從東自西一路飛翔,伴隨她的有那個荷蘭人,還有她的孤寂、傷感、痛楚、快樂……還有鳥兒一樣自由的心靈。三毛就這樣走著,為了夢中的橄欖樹。遠方的橄欖樹,就在三毛流浪的目光中搖曳,在風中憂傷地歌唱,那是三毛要尋找的家園。那棵橄欖樹,永遠在遠方。

   二、三毛與愛人荷西:情迷撒哈拉

在西班牙的一個夜晚,當十二點的鐘聲敲響的時候,見證了三毛與荷西的美麗邂逅,他們互相吸引、互相沉醉,相約六年之后再度重聚,兩人都默默的遵守著自己的約定,最后他們步入禮堂,為愛牽手。三毛選擇了荷西,也選擇了她最能伸手觸摸到的幸福。在她最美的一段時光里,在她的內心深處,荷西,就是她童話世界中的一個為她而等候的白馬王子。

 

1、一見傾心,許下六年之約 

西班牙的小白房子、毛驢、一望無際的葡萄園,那樣粗獷,那樣樸質,是她向往中的美麗樂園。三毛在這樣的意境里,遇到了她終生的所愛——西班牙男孩荷西。三毛就讀文化學院哲學系三年級,住在馬德里大學宿舍,既不認識什么人,語言也不通,唯一的依靠,就是家信。收不到信,就流淚,收到信,就關起房門不停的寫回信。除了讀書,她不知道如何建立自己,完全沒有計劃過日子。西班牙的秋天,樹葉盡落,冬天將來臨。到西班牙不久,她認識了一個男孩子Jose,用中文名字叫他荷西。

這個西班牙男孩很純真,和三毛是很普通的朋友,她和他踢足球,三毛守球門,騎摩托車,打棒球,到舊貨攤購物,兩個人過著很快樂的日子。每星期有三四次,荷西會在宿舍旁的大樹下等三毛,修女們總是調侃三毛:“Echo!Echo!你的表弟來了!”當時,三毛讀大學二年級,荷西念高三。有一天,兩人在公園閑坐,荷西對三毛說:“Echo,你等六年,我有四年大學要念,還有兩年兵役要服,六年一過,我要娶你。”三毛當時很感動,握住荷西的手。荷西說,他的愿望是擁有一棟小小的公寓。他外出賺錢,三毛在家煮飯給他吃,這是他人生最快樂的事情。

這種樸實的理想真的使三毛感動了,三毛想,荷西說的話,不就是自己初戀時對那位男孩子說的話嗎?她知道,荷西對她是認真的,這已不是一份普通的感情了!不能傷害他。再說六年的時間太長了,他能沒有變化嗎?三毛告訴荷西:“我們都還年輕,你也才高三,怎么就想結婚了呢?”他說:“我是碰到你之后才想結婚的。”三毛不允許荷西再到學校找她,他們分手了。三毛還記得分手的那夜情景:荷西硬要她先走,三毛不愿先走。他拗不過她,就倒著往后跑,手里拿著他從未戴過的法國帽,一面揮手,一面喊道:“Echo!再見!Echo!再見。”眼淚都快掉下來了,他還扮著鬼臉。“那種景象──在馬德里喊著我的名字倒著跑,除了大枯樹和平原外,羽毛般的雪花隔著我倆在天空中漫天飛舞”,那種景象三毛永遠也忘不了。

2、一份神秘的求婚禮物 

六年之約,很快就到來,荷西托一個朋友捎來他的近照和一封信,照片上的帥小伙正在河里捉魚,留一臉的大胡子在陽光下燦爛地笑。三毛感覺:荷西長大了!返臺后的三毛遭遇到了她的第一次情感不幸,也就是她的未婚夫意外身亡。痛苦之余她重返西班牙,于是,冥冥之中的異國姻緣開始走近他們。

 

那一天她接到一個好朋友的電話,說有要事囑她趕過去她家。她根本不記得這一天是荷西來看她的日子,而三毛與女友外出的下午,荷西打了十多個長途電話給她卻找不到人。臨近晚上時三毛便又匆匆趕去好朋友家,見面時,好朋友只是叫她閉上眼,等候。而此時,三毛被人突然攔腰抱起,旋轉,三毛睜眼一看,是荷西!她開心得說不出話來,就任由這樣的快樂變成旋渦將她圍繞在里面。

就像三毛在《我的寶貝》中這樣描繪著自己的幸福:

那時候,我們沒有房,沒有車,沒有床架,沒有衣柜,沒有瓦斯,沒有家具,沒有水,沒有電,沒有吃的,沒有穿的,甚而沒有一件新娘的嫁衣和一朵鮮花。而我們要結婚。結婚被法院安排在下午六點鐘。白天的日子,我當日要嫁的荷西,也沒有請假,他照常上班。我特為來回走了好多次兩公里的路,多買了幾桶水,當心的放在浴缸里存著——因為要慶祝。為著來來回回的在沙漠中提水,那日累得不堪,在婚禮之前,竟然倒在席子上睡著了。接近黃昏的時候,荷西敲門敲得好似打鼓一樣,我驚跳起來去開門,頭上還都是發卷。沒有想到荷西手中捧著一個大紙盒,看見他那煥發又深情的眼睛,我就開始猜,猜盒子里有什么東西藏著,一面猜一面就上去搶,叫喊著:“是不是鮮花?”這句話顯然刺傷了荷西,也使體貼的他因而自責,是一件明明辦不到的東西——在沙漠里,而我竟然那么俗氣的盼望著在婚禮上手中可以有一把花。

 

打開盒子來一看的時候,我的尖叫又尖叫,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喜悅了荷西的心。是一副完整的駱駝頭骨,說多嚇人有多嚇人,可是真心誠意的愛上了它,并不是做假去取悅那個新郎的。真的很喜歡、很喜歡這份禮物。荷西說,在沙漠里都快走死、烤死了,才得來這副完全的,我放下頭骨,將手放在他肩上,給了他輕輕一吻。那一霎間,我們沒有想到一切的缺乏,我們只想到再過一小時,就要成為結發夫妻,那種幸福的心情,使得兩個人同時眼眶發熱。

3、愛已去,失去荷西的錐心之痛 

荷西在拉芭瑪島的海底進行水下工程操作時意外喪生,他的死,三毛成了另一個“未亡人”,而荷西,這個一生熱愛大海的人,終于將他的生命獻給大海。由于荷西的離去,三毛幾天沒吃沒喝接連地暈倒過去……當時陳母端來一碗湯哀求女兒喝下去,而心痛至極的三毛看也不看一眼,她,執意要陪荷西一起走。沒有荷西便沒有了可愛的三毛,那些日子,三毛忙著替荷西訂做墓碑,又每天買大把的鮮花去墓地看她的愛人,陪他說話,直至天黑仍不肯離開……【詳細】

 

三毛無法面對荷西和自己永別的這個事實,她把荷西安葬在了她們經常散步的墓園里,在埋葬了愛人之后,三毛寫下了這樣的話:“埋下是我,走了的,是我們。”之后,三毛在父母的扶持下回到臺灣定居,結束了長達14年的異鄉生活,這個時期的三毛也終于成為了 “大家的三毛”。

 

1981年,三毛把懷念荷西的散文結《夢里花落知多少》和《背影》出版,風格哀而不傷,此后,三毛開始在臺灣做環島講演,白天她在演講臺上興奮的有些近乎歇斯底里,可是每當夜晚來臨,她又開始獨自品嘗著失去荷西的錐心之痛。

   三、夢里花落知多少:三毛的忘年交

三毛生性浪漫,三歲時讀張樂平《三毛流浪記》,印象極深,后遂以“三毛”為筆名。為了追尋心中的那棵“橄欖樹”,她踏遍萬水千山。然而,無論是異國都市的生活情調,還是天涯海角的奇風異俗,都不能消解她深埋于心中的中國情結。盡管她嫁給了一個深眼高鼻的洋人,但她仍是一個完整的東方女性。

1、王洛賓:“橄欖樹”下的忘年交

三毛寫給王洛賓的一封信,讓兩人關系充滿神秘萬里迢迢,為了去認識你,這份情,不是偶然,是天命…… 【詳細】

 

“西部歌王”王洛賓與臺灣女作家三毛的一段忘年之交,在過去的歲月中曾被稱為佳話。1990年風塵仆仆的三毛與王洛賓首次在新疆見面,由此拉開了兩人感情的序幕,“掀起你的蓋頭來,美麗的頭發披肩上。像是天邊的云姑娘,抖散了綿密的憂傷。”這是王洛賓套用其經典作品《掀起你的蓋頭來》曲調重新填詞的“第五段”歌詞,相信也是三毛留給王洛賓的最美好的第一印象。

在第一次見面之后的20天,王洛賓就收到了三毛的信,信中寫到:“我親愛的朋友,洛賓:萬里迢迢,為了去認識你,這份情,不是偶然,是天命。沒法抗拒的。我不要稱呼你老師,我們是一種沒有年齡的人,一般世俗的觀念,拘束不了你,也拘束不了我。尊敬與愛,并不在一個稱呼上,我也不認為你的心已經老了。”現在,三毛給王洛賓老人的信,也可稱作為“情書”,成為一段美好情誼的見證。兩位均已作古,我們欣賞與贊美他們曾有過的友誼和感情。

2、張樂平:與三毛的父女情 

“三毛”筆名的由來一是因為喜歡張樂平先生的三毛流浪記,另有一個原因就是說自己寫的東西很一般,只值三毛錢。

 

我切望這封信能夠平安轉達到您的手中。在我三歲的時候,我看了今生第一本書,就是您的大作《三毛流浪記》。后來等到我長大了,也開始寫書,就以“三毛”為筆名,作為您創造的那個三毛的紀念。在我的生命中,是您的書,使得我今生今世成了一個愛看小人物故事的人,謝謝您給了我一個豐富的童年……這是三毛寫給張樂平的第一封信。

1989年4月,三毛決定要去上海看望張樂平,第一次見面,三毛給張樂平的禮物是她的新作《我的寶貝》,三毛在書上寫道:“爸爸,謝謝您創造了我的筆名。”張樂平先生待人接物有禮有份有藝術。親切溫暖、謙虛自然,又極懂得體恤了解他人心理。匆匆三日相處,與張樂平先生,除了筆名之間的緣分之外,也建立了另一份堅定不移的天倫之愛。”

   四、滾滾紅塵:三毛自殺成謎

1991年1月4日清晨7點鐘,臺北市榮民總醫院的清潔女工走進了住院樓A072室,開始進行衛生打掃,她發現這間病房的床是空著的,她本能地推開了浴室的門,眼前的景象讓她驚呆了,此時,穿著睡衣的三毛,端坐在蓋著的馬桶上,肉色的長筒襪,一端勒在她的脖子上,另一端掛在點滴鉤上,這個跡象表明三毛自殺了。女工立刻跑出去大聲呼喊,趕來的醫生馬上把三毛放下來搶救,可惜三毛已經氣絕多時,還魂無術。4小時之后,警方趕到了現場,經過檢查,他們認定,三毛的死亡時間是凌晨兩點。 【詳細】 

得知女兒自殺的消息,三毛的母親幾乎昏厥。幾個小時之前,她剛剛才跟女兒告別。女兒剛做完一個很小的乳腺手術,手術也進行得很成功,怎么就突然自殺了呢?三毛的母親說什么也不能接受。不管能否接受,三毛,這個影響了千百萬讀者的著名作家,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走了,沒有留言,沒有遺書,沒有向任何人做過任何臨終囑托,把謎一樣的人生,謎一樣的死因留給了身后的人們。

三毛的離世為世人留下了太多的謎團———三毛之死究竟是意外事故,還是計劃已久的自殺?三毛離世前的最后一年究竟是何種生活狀態和精神狀態?三毛離世之前有沒有留下什么留言、遺書?三毛的最后一封信、最后一個電話究竟給了誰?在三毛離世的前幾天,三毛偷偷地將她人生中的最后一封信夾在她的最后一本新書《滾滾紅塵》中,送給了來醫院看望她的眭澔平,并在臨死前的最后一天將電話打到眭澔平家,可惜眭澔平并未在家,電話留聲機真實地記錄下了三毛生前最后的聲音。直到三毛離開人世,眭澔平才在西伯利亞飛馳的火車上意外發現了三毛偷偷藏匿給他的最后一封信,而該信被心思巧妙的三毛夾在了書中男女主人公生離死別的一場戲中……

 

信中這樣寫到“我走了,這一回是真的”等,直接流露出去意已決的決心,信中共含有12個密碼,包括:“小熊”、“敦煌飛天”、“自制心太強”、“那批三百七十五把鑰匙、“起碼一百把交給誰”、“白色的那只小熊”、“不肯擦上一點點口紅……親得有點灰撲撲的”、“火車、汽車”、“夜雨敲窗”、“松了衣袖”、“我要走了”、“愛人……同志”。這些“密碼”均是三毛生前最后一年中與眭澔平共同的默契與秘密,有的展現了三毛的大愛與寂寞,有的清晰地揭示了三毛當下的心情狀態:“小熊”是三毛對眭澔平這個真摯熱情的好友的昵稱;“敦煌飛天”則是對生死的另類而美麗的解讀;“口紅”是象征內心狀態的暗語;“愛人同志”是對人生伴侶的向往……

三毛究竟為何離去,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她在風塵中走來,又灑下重重迷霧悄然而去,也許是太思念荷西,追隨而去。也許是看破紅塵,害怕孤獨,也許……

   結語:
     世上本沒有完美的事,再奇的女子,也要在人間煙火中尋找情感的寄托。三毛選擇了荷西,選擇了她最能伸手觸摸的幸福。這是三毛作為一個女人最快樂的一段時光,在她內心的深處,和荷西的愛戀,甚至愿意用童話般的思維去凈化和升華。

 

更多精彩請點擊——大美黑龍江 http://www.ojiceu.live/ 

分享到: 0
留言
推薦閱讀
聯系我們

信箱Mail :[email protected]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 :[email protected]

關于我們

黑ICP備15006614號-1 哈公網安備23010002004434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者證件號 : 黑B2-20160070

黑新網備 許可證編號:2332015001

關注我們
  • 最美龍江微信號

云南快乐十分出奖结果